“样式雷”发祥始祖考 ——基于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 “样式雷”研究

“样式雷”是对清代260多年间主持皇家建筑设计的雷姓世家的誉称,是中国古建筑技艺和文化的集大成者,是中国古建筑文化的烫金名片。自清朝顺治二年始,“样式雷”承担了故宫、北海、中海、南海、圆明园、万春园、畅春园、颐和园、景山、天坛、清东陵及清西陵等皇家建筑的设计和营建工作,留下了两万多件建筑图档及烫样作品。其中,有五项建筑入选“世界文化遗产”,其建筑图档入选“世界记忆遗产”。因其始祖雷发达出生于江西省九江市永修县梅棠镇新庄村雷家组,并在雷家组长大成人,故有“永修一家样式雷,中国半部古建史”之美誉。

之前,学术界关于“样式雷”始祖有两种说法,一说为雷发达,一说为雷发达之子雷金玉。本文基于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,从具体的历史环境出发,从可查的史料中抽丝剥茧,溯源“样式雷”的发祥。

原河北大学历史研究所所长、中国史学会理事、史学家漆侠先生指出,历史科学是对史料诠释和运用的一门学问,史料的考证是放在第一位的,包括文献和实物。历史,乃是过往发生的事情。有些过往的事情,被史官们或学者们记录在册,有据可查;但更多的,却没有被记载或者已记载而灭失了。我们不能因其未记载或已记载而灭失就不承认,正如夏朝。对史料的诠释和运用则取决于史学工作者的主观认识,史学工作者应秉承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,具体问题具体分析,从具体的历史环境出发考察问题,一切以条件、地点和时间为转移,把问题放在时间脉络中考察前因后果,并注意其与周围事物的联系。

有人认为,“样式雷”始于雷金玉,发祥于康熙中期。笔者认为,此种观点并无确切的历史资料可以佐证。经查阅《清史稿》《清实录》《清朝文献通考》等文献,并未找到关于雷金玉的只言片语,也没有找到雷氏家族的只言片语。反之,雷景修在《自叙》中记述:“本朝康熙初年,我曾祖金玉公行始來京師,卜居於順天府宛平縣西直門外海淀之槐樹街。”雷金玉出生于順治己亥年(1659年)八月十六日,康熙初年,雷金玉才几岁,其卜居之槐树街的宅子自然是其父雷发达所置之业。

笔者认为,“样式雷”始于雷发达(1619-1693),发祥于顺治二年。尽管《清史稿》《清实录》《清朝文献通考》等文献中也没有记录雷发达的文字,但是,《雷氏北山上房支谱世录第四十六世》明确记述:“样式雷第一代雷发达为雷焕之子雷叶之后代,即雷焕第四十六孙。”

《清代建筑世家样式雷族谱校释》首篇《雷氏族谱》之首页即为雷发达像,标注为“京城御匠雷发达(公元1619-1693年),清代建筑世家样式雷第一代雷发达铜板像”。(见下图)

同时,我们从清代官方的相关文献中,研判出如下史实。

其一,顺治初年的工匠地位和经济待遇较历朝历代有了根本性改观,为雷发达出彩及其后辈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政治基础。

在漫长的封建社会中,我国古代工匠的地位是十分低贱的,“士农工商”就是对社会阶层的尊卑排序。明朝将普通民户分为三等:“曰民、曰军、曰匠”,匠户处于社会的最底层,最为卑贱。明洪武二年(1329),明廷规定:“凡军、民、医、匠、阴阳者诸色户,许各原报抄籍为定,不许妄行变乱,违者之罪,仍从原籍。”这一制度,断绝了工匠及其后人通过科举入仕或其他途径改变籍户的阳关大道。正如李白不能参加科举入仕一样,明代工匠亦世代不得改业。其社会地位卑贱,经济待遇低下,疲于奔命,苦不堪言。

清军入关进京后,虽然沿袭了很多明朝的政治制度,但也破除了很多旧制,如废除匠籍。从顺治二年开始,为修复因李自成抢掠烧砸而损毁的紫禁城,诏令各省派解了大量的匠役。清世祖不但提高了工匠的经济待遇——“按工给值”,而且依次废除了各省的匠籍制度,依次免征了各省工匠的匠班银。

“太和殿需用工匠,行令各州县派解应役,按工给值。”“至十二年,工部以匠役缺少,工程稽迟,复奏令顺天等八府,派解赴工;又令山东山西二省,查各匠有愿应役者,解部供用。其后大功告成,凡匠役皆酌路涂逺近,按日给与饭银,令其回籍。”“又除豁直省匠籍,免征京班匠价。”“顺治二年,免山东章邱、济阳二县、京班匠价。” “并令各省俱除匠籍为民。”“匠役、亦给银两布疋。”“顺治十六年,工匠给赏。虽有旧例。但皆加恩于创始修造之官匠。”

上引史料,在《清朝文献通考》《大清世祖章皇帝实录》《清史稿》等文献之中都有明确的记载。清世祖颁发的这些诏令,提升了工匠的政治地位,提高了工匠的经济待遇,为雷发达展示才华提供了政治基础。

其二,顺治年间多次发布“派解应役”诏令,为雷发达进京提供了政策依据。

《清朝文献通考》(职役考,卷二十一)记载:“顺治二年,令顺天府属州县,各派匠役一百名,赴工应役”,“时以营建太和殿,需用工匠,行令各州县派解应役。”《清史稿》记载:“至十二年,工部以匠役缺少,工程稽迟,复奏令顺天等八府,派解赴工;又令山东山西二省,查各匠有愿应役者,解部供用。”“顺治十五年,直隶各省、徵诸匠役、解赴京师。每年春秋二班更换。”

《雷氏迁居金陵述》记述,雷发达的父亲雷振声兄弟于明末到金陵谋生。据雷氏后人传述,雷发达从12岁开始,就跟着父亲学习木作,核心技术是营建修缮宫殿。其父雷振声远赴金陵打工,倚仗的就是一手精湛的木作技术。雷振声之所以离开永修,远赴金陵,就是为了寻求新的出路,谋求新的发展,解家庭之困,兴家族之望。作为长子(独子),雷发达自然跟随父辈一道前往金陵,经过十几年的历练,成为木匠中的佼佼者。

顺治二年,朝廷多次大批量“派解应役”,手艺精湛、聪明勤奋、年富力强的雷发达岂会错过如此良机?主观而言,这是一个社会底层的普通工匠“以艺应募”寻求发展的明智选择;客观而言,这是历史发展的内在法则,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。上世纪七十年代末、八十年代初、尤其是邓小平南巡讲话后,许多体制内的人士纷纷响应改革开放的政策下海经商,大批量的农民更是如潮水般涌入沿海发达地区,成为改革开放大潮中的“农民工”。这一现象,与顺治二年多次“派解应役”何其相似?

再看康熙年间,并未见“派解应役”、“以艺应募”等类似诏令的明文记载。所谓雷发达于康熙二十二年进京,缺乏政策依据。按比较法推演,雷发达的进京时间与顺治帝的“派解应役”制度高度吻合。尤其是顺治二年,重修太和殿时,明令各州县招募工匠发送到京师。雷发达于顺治二年进京,正逢“天时”。且,据《大清世祖章皇帝实录》记载,顺治十二年,“夫皇上一切营建、止用内府工匠。”也就意味着,从顺治十二年起,皇上的一切营建工作,只能由内府的工匠完成。倘若顺治十二年前雷发达尚未进京,很难有进京的时机,将错失营建太和殿及紫禁城其他工程的机遇。

其三,比较清代顺治和康熙年间三次重修太和殿的历史条件,顺治二年的重修,才是雷发达上梁立功、金殿封官的绝佳机遇。

清顺治元年(1644年),清世祖(1638-1661年)入关并进驻北京。他一改历史陋规——新朝对前朝的宫殿一律焚烧、拆毁或废弃,直接住进了承载明朝皇室225年的紫禁城,将大明门改称大清门。因皇极殿被烧毁,清世祖只好在皇极门颁诏天下。重修象征皇权皇威的皇极殿迫在眉睫。顺治二年(1645年),清世祖下诏重修,第二年建成,改名为太和殿。这是清初第一次重修太和殿。这一年,雷发达26岁,雷金玉(1659-1729年)尚未出生。

第二次重修太和殿是康熙八年(1669年),当年完工。完工后,康熙帝发了一道诏令:“又因太和殿建造年久、颇有损漏。遂命一并鸠工重修。今俱告成。祗告天地宗庙社稷。于康熙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、进御宫殿。”(《大清圣祖仁皇帝实录》)彼时,16岁的康熙帝刚刚智除鳌拜,实掌皇权。这一年,雷发达50岁,雷金玉才10岁。

第三次重修太和殿是康熙三十四年(1695年),距康熙八年太和殿失火被毁,已过去整整16年。此次重建,文献明确记载,大功臣是年逾古稀的老工匠梁九。梁九从明崇祯年间进入工部,已在岗40多年,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。梁九按照10:9的比例,用木料做了一个太和殿的模型,工匠们依照该模型施工建设。(清王士禛《梁九传》)康熙三十六年完工。康熙三十四年,雷发达已作古两年,雷金玉36岁,本值壮年,却没有成为太和殿重建的骨干,其缘由值得深究。

当前,关于太和殿上梁之轶史,学术界主要有三种说法。一说是顺治二年(1645年),乃雷发达所为;一说是康熙八年(1669年),乃雷发达所为;一说是康熙三十四年(1695年),乃雷金玉所为。

比较以上三次重修太和殿的条件和时间,首先可排除康熙八年的那次。此次重修,当年就完工了,乃小范围修缮,依常理无需举行上梁仪式。彼时国家基本安定,国库也不会缺钱。16岁的清圣祖年轻气盛,心志高远,刚刚铲除权臣鳌拜,断不会选用犯忌的明陵旧梁,去更换已有的大梁。

从太和殿的地位来看,非迫不得已,不会使用前朝陵园的旧木料。

顺治二年(1645年),北京城刚刚遭遇李自成部的暴虐洗劫,三大殿被李自成放火烧毁。清世祖刚刚立国,刚刚从游牧状态进入城市,国库空虚,缺乏城市建设的经验。面对疮痍满目、百废待兴的局面,清世祖诏令各省“派解应役”,重修地位尊崇的太和殿。在那个时间紧、任务重、经济囧的特殊时期,清世祖同意选择明陵旧楠木作为大梁,确属迫不得已。雷发达进京后,在木作活计上表现突出。面对太和殿缺少楠木大梁的窘境,雷发达提出拆取明陵楠木旧梁充用的建议,得到了工部长官的支持和皇室的认可。上梁之日,旧木梁与现场建筑构件不相吻合,完全在情理之中。彼时彼刻,工部长官让雷发达换上官服、袖揣利斧、攀上梁架,实属急中生智。幸运之神青睐了雷发达,艺高胆大的雷发达,咔咔几斧子,就让旧梁与新榫卯合,吉时吉刻上梁礼成。

所谓“机遇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”,雷发达那几斧,恰如砸在牛顿头上的那个苹果,是时运的偶然,也是历史的必然。那一年,雷发达26岁,青春勃发,堪当清世祖龙颜大悦的赏赐——工部营造所长班。年仅七岁的清世祖极有主见,是一位刻苦学习、励精图治的帝王。也许是初生牛犊,童心无忌,才会直接沿用明朝的宫殿,才允许使用明陵旧楠木作为太和殿的大梁,才会面敕授官。依据漆侠先生“不经意的史料”之历史观,“上有鲁班,下有长班,紫薇照命,金殿封官”的美誉绝非空穴来风。

雷发达担任长班,占有天时、地利与人和三重因素,其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水涨船高,不但为雷金玉及其后代的继任奠定了基础,而且直接改变了整个家族的命运。雷金兆《雷氏迁居金陵述》一文记述:“本支系江西南康府建昌县千秋岗分派”、“癸亥冬,父以艺应募赴北”、“诸堂兄弟候补于京师,予弟兄亦忝入于太学”等。这些记述,明确了三个事实:一是雷发达雷发宣这一支隶属江西南康府建昌县千秋岗分派,即今江西省永修县梅棠镇新庄村雷家组。二是康熙二十二年(癸亥)冬,雷发宣前往北京,名为“以艺应募”,实际应该是投靠雷发达。经查询现有文献,并没有康熙二十二年清廷“以艺应募”的相关记载,疑似雷金兆未能透彻地了解政策。其三,从“诸堂兄弟候补于京师,予弟兄亦忝入于太学”记述中可知,雷发达彼时已在北京有了稳定的社会地位和较好的经济实力。否则,怎能让三个儿子成为国学生并候补于京师,并让刚到京师的侄子们也在太学就读呢?

所谓“候补”,是清朝的一项任官制度,需考察学历、家世、政治素养、年龄和品德,经推荐、审查、考试后进入储备库,在其他官员任期结束或出现空缺时,由吏部从候补名单中选择合适的接替人员,是大清朝一种备选人才储备机制。哪些人可以参加候补呢?除了举人和进士,还有一些特例,如捐纳、保举等。雷金兆的堂兄弟就是雷金玉兄弟三人。雷金兆所写“诸堂兄弟候补于京师”,应为雷金玉。那一年雷金玉24岁,符合候补年龄;且雷氏族谱中多次提到雷金玉“考授州同”,朱启钤先生也在《样式雷考》中写到:“先以监生考授州同”。雷金升19岁、雷金鸣11岁,是否候补,雷金兆没有明说,其他文献也尚未可证,从年龄上推断,雷金鸣可完全排除候补,雷金升基本排除候补。第二年,1684年,康熙帝营建畅春园九经三事殿,雷金玉负责楠木作工程,表现突出,给皇室及工部留下了良好的印象。五年后,即1689年,雷发达“解役”,工部营造所长班一职空缺,雷金玉接替,候补完成,为后期雷金玉出任圆明园“样式房”掌案奠定了基础。

“太学”乃清朝最高学府,主要培养官员和贵族子弟,虽有少数特别优秀的平民子弟,但都是通过层层考选的。雷金兆说“予弟兄亦忝入于太学”,一个“忝”字、一个“亦”字颇具研究价值。所谓“亦”,即“也”,雷金兆兄弟几人也在太学就读。所谓“忝”,乃心中有愧。为什么有愧呢?因为,雷金兆其实不符合入学资格。根据太学的常规招生方式,只有岁贡生才是统考生——府学每年选2人、州学每两年选3人、县学每年选1人,天资醇厚、学问有成且二十岁以上者。显然,刚到京城的11岁雷金兆并不具备这些条件。那么,其兄弟们能就读太学,走的就是特招——捐纳或保举等特殊渠道。能达成特招的,在当时的雷氏家族中,非雷发达莫属。从顺治二年(1645年)到康熙二十二年(1683年),雷发达已担任工部营造所长班38年,资历深厚,无论是政治地位,还是经济实力,完全具备保举或捐纳侄子入于太学的条件。所以,有关雷发达于康熙二十二年入京的说法,纯属穿凿附会,与历史条件不符,一个刚刚进京的木匠,哪有能力让儿子和侄子入于太学、并让儿子候补于京师呢?何况,如前文所引,雷景修在《自叙》中记述了雷金玉进京的时间为康熙初年。

再来看康熙三十四年(1695年),此次大规模重建与雷发达毫无关联,也非雷金玉之功。

那一年重建时,太和殿的废墟已在紫禁城存续了16年,疆域统一,天下太平,国库殷实。16年前,火灾之后,康熙帝深深自责,《大清圣祖仁皇帝实录》云:“谕礼部、本月初三日、太和殿灾。变出非常。朕心深切警惕。兹欲诏诰天下。……朕心惶惧、莫究所由。固朕不德之所致欤。抑用人失当而致然欤。兹乃力图修省、挽回天意。爰稽典制。特布诏条。消咎徵于已往。迓福祉于将来。于戏、朝乾夕惕、答上天仁爱之心。锡极绥猷、慰下土瞻依之望。布告天下、咸使闻知。”可见,康熙帝对太和殿被烧是耿耿于怀的,总认为自己做了错事,或者犯了大忌。康熙三十四年重建太和殿,康熙帝虽已平复心绪,但内心难免疙疙瘩瘩,绝对不会用前朝陵园的旧梁来充当象征皇权皇威的太和殿大梁。何况,为重建太和殿,清圣祖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,提前了十几年采集楠木。据《大清圣祖仁皇帝实录》记载:“康熙二十一年,以兴建太和殿,命刑部郎中洪尼喀、往江南、江西;吏部郎中昆笃伦、往浙江、福建;工部郎中龚爱、往广东、广西;工部郎中图鼐、往湖广;户部郎中齐穑、往四川、采办楠木。”

康熙三十四年,雷发达已去世两年,此次太和殿的重建与雷发达毫无关系。那么,跟雷金玉有没有关系呢?工部侍郎江藻所写《太和殿纪事》中,并没有提到雷金玉;而深受康熙厚爱的诗人王士禛在《梁九传》中详细记录了梁九的功劳:康熙三十四年重建太和殿,梁九主管施工,制作模型。

综上所述,顺治二年,雷发达在重修太和殿上梁时的精彩几斧,是其顺势而为、逆境奋起的特殊契机,与个人的成长规律相符,也与历史的发展规律相符。如果没有那几斧子,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木匠,哪里能得到皇帝的青睐?在那个“学而优则仕”的时代,一个身处社会底层的小木匠哪有入朝为官的机会?如果没有“金殿封官”的浩荡皇恩,雷发达哪能接纳雷发宣等家族成员进京,并让儿子和侄子在最高学府接受最好的教育,得到良性的发展?

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告诉我们,把对历史现象个别性、独特性的研究与历史规律的思想统一起来,从历史发展的趋势去理解和评判历史,从而避免把历史的独特性和规律性对立起来的偏向。基于这一原理,笔者查阅、比较并研判诸多文献史料后,得出如下结论——

雷发达(1619-1693)是“样式雷”发祥之始祖,他以淳朴的家国情怀、精湛的木作技艺、勇毅的开拓精神和勤德的家训家风,开启了“八代传承大工匠,千秋惊艳古建史”的传奇帷幕,开创了260年“样式雷”建筑世家的传承经典,谱写出享誉世界的中国古建筑文化之辉煌篇章。

雷发达简历——

明万历四十七年(1619年),雷发达出生于南康府建昌县新城乡北山社上社堡 (今江西省永修县梅棠镇新庄村雷家组),在梅棠读完私塾,12岁跟着父亲学习木作技术。

明末崇祯年间,其祖父雷玉成“與子振聲、振宙徙家於金陵之石城”(朱启钤《样式雷考》)。十五六岁的雷发达随长辈们一道,从永修到金陵谋生,寻求新的发展机遇。在父亲和叔叔的悉心教导下,经过十几年的历练,雷发达成为木匠中的佼佼者。

顺治二年,雷发达响应清廷“派解应役”的诏令,以木匠身份入京,参建太和殿重修工程。进京伊始,雷发达凭借聪明勤奋、敬业上进的优秀品行,赢得了工部长官和同事们的好感及信任,在施工现场崭露头角。当时,因国库空虚、准备不足,太和殿缺少楠木大梁。雷发达建议拆取明陵旧楠木梁充当太和殿的大梁,被采纳。太和殿上梁之日,旧楠木大梁迟迟不能茆合。工部长官急中生智,让雷发达临场“救火”。雷发达换上官服,带着利斧,攀上屋顶,咔咔几斧,就让大梁茆合,上梁礼成。清世祖目睹雷发达的壮举,龙颜大悦,面敕雷发达为工部营造所长班。

康熙元年正月,雷发达回金陵过春节,与堂兄弟雷发宣、雷发宗堂兄弟一道,侍奉诸位长辈商议返回老家事宜(“计图返棹”)。后将妻儿接送到北京,定居于槐树街。

康熙二十二年(1683年),雷发达接纳了前来北京谋生的堂弟雷发宣及侄子雷金兆等人,运作雷金兆弟兄入于太学。其长子雷金玉已完成学业,在京师候补。

康熙二十八年(1689年),七十岁的雷发达从工部解役,回到金陵,其长子雷金玉接替工部营造所长班之职。

康熙三十二年(1693年),雷发达逝于金陵,葬于金陵,享年74岁。

参考资料:

(1)《清史稿》(民国·赵尔巽)

(2)《大清世祖章皇帝实录(顺治朝)》

(3)《大清圣祖仁皇帝实录(康熙朝)》

(4)《畅春园记》(康熙帝)

(5)《梁九传》(清·王士禛)

(6)《雷氏迁居金陵述》(清·雷金兆)

(7)《清朝文献通考》(清·张廷玉等奉敕撰)

(8)《清代建築世家樣式雷族譜校釋》(中國藝術研究院易晴點校,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崔勇注釋 )

初稿:2023年10月7日晚

修改:2023年10月19日晨

校勘:2023年11月5日晚

作者简介

张扬文,江西永修人,1969年出生,无党派人士,硕士研究生,中学语文高级教师,二级建造师,中级园林工程师。永修县第十五届政协委员,永修县第十七届人大代表,九江市民盟、永修县政法委及永修县法院特邀“优化营商环境民主监督员”。江西省张氏文史研究会副会长,永修县无党派知联会副会长,永修县样式雷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。

曾任共青城昌九私立学校校长、永修县新华学校德育处主任、永修县外国语学校教研处主任,江西省骨干教师,九江市“骨干教师”,多次荣获“永修县优秀教师”、“永修县骨干教师”等称号,在《语文报》《考试报》《语文导报》《九江日报》等刊物上发表数十篇论文及文学作品。

张扬文始终坚守“为梦想立心、为价值立魂、为民族立命”的价值观,成功融合了语文教育与建筑装饰两大行业,是国学教育传承者、成功赏识教育的践行者及留守儿童关爱行动的捍卫者——

独创“三全教育”理念、“四心服务”标准及生态大语文教育教学体系,成功研发了“快速识字游戏法”、“审美阅读四部曲”、“降龙十八掌快速作文法” 、“精美国学·高效语文”及“一线四步审美创新教学模式”等教科研课题,并荣获教育部优秀结项课题。先后创办了“永修县早教中心”、“小苹果智慧童乐园”、“金苹果智慧童乐园”、“永修县名伟培训学校”等教育实体及《小作家报》。

2019年,所主导的建筑装饰工程项目——“九江学院附属医院综合楼”荣获江西省“杜鹃花”奖、中国装饰质量奖。

自2019年始,连续三年,参与吴城候鸟小镇“江西样板”建设,参建了吴城镇外立面改造、观鸟点栈道、水上栈道、望湖亭古建装修、乡村振兴及“渔夫集市”等省重点工程,为两届“鄱阳湖国际观鸟周”活动作出了应有的贡献。其中,修缮后的望湖亭焕然一新,集古朴厚重与文化历史底蕴为一体,实属吴城乃至永修的地标性建筑;吴村及“星空美宿”民宿酒店已成为乡村振兴暨全域旅游样板。

近年来,张扬文恪守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,在众多“样式雷”研究成果的基础上,对“样式雷”进行了拓展研究,力求创新,主张古为今用,将“样式雷”建筑技术、装饰技艺及文化精神发扬光大。

供稿:张扬文

编辑:杨家鑫

审核:王炳堃

终审:郑文斌

监制:徐   彬
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